qq飞车天蓬怎么改
新金融搜索:
首頁 > 銀行 > 外資銀行

港珠澳大橋“飛架”南北 外資銀行如何盤活“橋頭生意”經

發布時間:2019-04-04

“大灣區對于我們來說并不是未來,而是當下。”

4月3日,星展銀行香港有限公司行政總裁龐華毅、星展銀行中國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葛甘牛聯合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今年2月18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頒布,大灣區以不到全國1%的土地面積、5%的人口創造了全國約12%的GDP。

隨著港珠澳大橋已經正式建成、通車,徹底改善了珠江西岸地區與香港之間的客貨運輸通道以水運為主和陸路繞行的情況,粵港澳大灣區內經濟“任督二脈”也正式被打通。如何激活兩岸三地的“橋頭經濟”,成了各界關注的熱門。

兩地企業互通尋找新商機

繼A股入摩,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后,中國金融市場開放的步伐越來越快。證監會3月29日公布的信息顯示,星展銀行擬申請設立外資參股證券公司,證監會當日已接收材料。

對此,葛甘牛回應稱:“我們已向證監會遞交了申請材料,星展集團對中國資本市場是長期看好的。中國資本市場是我們為星展銀行集團、為中國企業客戶服務的重要領域,定會積極爭取。”

龐華毅認為:“金融領域會逐步開放,星展銀行在大灣區的運營和投資都是帶著一種更為長遠的眼光,經濟一體化可以使我們在大灣區的在岸和離岸業務更加無縫對接。另外,我們也非常歡迎這一項改革舉措,使得外商銀行可以在中國有更加公平的競技場,雙方互相促進、取長補短。有更多改革之后我們也更加愿意在中國投資,也更加愿意拓展在中國的業務。”

話中自有深意,對于外資銀行來說,灣區的落成,也意味著更多機會的來臨。龐華毅認為星展銀行是亞洲的銀行,在東南亞市場以及香港市場都非常強勁,銀行以更多差異化的方式對接中國的公司,“比如,某個中國的公司想要進入到國際市場或者亞洲市場,那星展銀行在亞洲市場的見解、關系和強大的存在都可以更好的幫助這些中國公司。第二點,我們的科技,雖然不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但是我們是一家銀行,且一直致力于不斷地自我改革并且使用新的技術。”

龐華毅認為和過去跑馬圈地設網點不同,隨著互聯網、信息技術的發展,即使不搭建實體網點,通過技術實現跨越式的發展,“通過技術,我們可以成為在中國最大的外資銀行”。

大門一旦打開,交流就開始頻繁。

在大灣區的改革和經濟一體化過程中,龐華毅發現了很多人開始對于對外的投資興業感興趣,“比如說大灣區的企業想要投資國際市場,香港的企業想要來廣東省投資。”

龐華毅給出一組數據,去年星展銀行(香港)中小型企業業務增長當中75%是來自于中國大陸的客戶。中國大陸客戶對于香港市場興趣增長,使得星展銀行(香港)的中小型企業業務以及財富管理業務有了急劇的增長。

不僅是大陸客戶對香港市場青睞有加,香港的資金也在流向大陸。

龐華毅表示,已經看到越來越多的香港企業特別是中小型企業想要投資廣東省,這樣一個興趣不止是1倍的增加了,還有很多國內的企業也想強勢進入到香港市場,現在有了香港和深圳的互通、有了債券通,越來越多的客戶愿意從香港到中國大陸,或者是說從廣東到香港。

香港和內地兩地的互聯互通也得益于交通的一體化發展。

龐華毅提到,兩年前,還沒有“9個城市、一小時生活圈”的概念。當時,從香港到廣東省要花費比較長的時間。但是,現在有了“一小時生活圈”這個概念后,花費的時間會更加少,且更加無縫對接。

供應鏈戰略服務中小企業

星展銀行是一家商業銀行,其策略主要是服務于大型企業,其中包括國企、民辦企業。同時,也服務于中小型企業,未來繼續在這個戰略上進行下去。龐華毅認為,現在所做的一點是加速對于中小型企業的支持,而這樣的支持主要是通過供應鏈戰略。在過去幾年,星展銀行決策層發現如果想擴大規模的話最好是從供應鏈上著手,所以選擇在某個行業當中選取一個關鍵客戶,通過這樣一種商業關系為所支持關鍵客戶的供應鏈廠家提供更多的服務,這是一種差異化的戰略。

葛甘牛則表示,隨著大灣區的發展,其已經成為先進科技的“試驗田”。有些行業以前從全中國的角度看并不是很大很成熟,但是大灣區來說這些行業就非常值得關注,像AI、無人機等隨著大灣區的發展和機構國際地位的上升,這些企業也許可能成為銀行的客戶。“所以我們覺得要積極發展,空間很大。”

對于外資銀行進入中國的難點,龐華毅認為集中在三點。第一個是品牌的問題,首先是內地居民對外資銀行的認知度不高。第二是人才方面的問題,特別是對于外資銀行來說想要招聘和吸收好的人才并不容易,因為這些人才要求必須要有離岸和在岸的經驗,語言必須過關,最好是有國內外工作的背景,最重要的是雙方文化吻合。對此,作為銀行機構,現在也在加強培訓、招攬和發展這些人才。

第三點是金融科技的問題,過去已經看到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實際上發展出了自己的生態體系,并且他們在中國的數字領域也有強勁的表現。對于國內的金融科技來說,外資行實際上是一個后來者,特別是對于那些大金融科技機構來說,所以,這也是短板之一。

至于外資行如何跨越這些短板,龐華毅稱,“其中一點就是在接下來的幾年我們會把自己的離岸數字能力帶到中國。我們在未來有的一個思路是,并不是和其他銀行競爭,而未來的競爭者,將會是金融科技公司。”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葉麥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