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飞车天蓬怎么改
新金融搜索:
首頁 > 財經 > 財經產經

北京:多件國家一級文物敦煌寫經驚現北京榮寶拍賣

發布時間:2019-06-10

敦煌寫經是中國古文獻中的瑰寶,自上世紀初在敦煌藏經洞被發現后,密藏多年的重要敦煌文獻大部分流散海外。敦煌寫經的散逸,是中華文明史上永遠的痛。如今,許多完整的寫經卷只能在海外收藏機構見到,國內存者寥若星辰。目前國內收藏的敦煌寫經卷以國家圖書館最為集中,這些古文獻每一件都有著不同尋常的收藏經歷以及極高的文物和學術價值。市場流通的敦煌寫經十分罕見。在火熱的六月北京拍賣季,京城老牌拍賣行——北京榮寶拍賣將再度釋出一批重要敦煌寫經,其中有多件達到國家一級文物標準,此外,本次榮寶佛教藝術專場還精彩呈獻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五百六十八》等重要古籍重冊,值得方家重視。

百年之前,莫高窟重見天日。佛光初現,王道士這樣寫道:“沙出壁裂一孔,仿佛有光,破壁,則有小洞,豁然開朗,內藏唐經萬卷,古物多名,見者多為奇觀,聞者傳為神物。”梁啟超認為這不僅是“近代中國學術史上四大發現”之一,也是“世界典籍空前之大發現也”。

敦煌寶藏舉世罕有,而所歷之浩劫,亦令人唏噓。以至于曾任甘肅總督的浙人陳季侃也發出了“誠天壤間瑰寶也,吾國官民不知愛惜”的感嘆……

時光流轉,百年之間,盛衰興替。如今,我們有勇氣,也有能力重啟千年絲路的輝煌。而古老的敦煌,也在眾人的矚目中,重新閃耀圣潔的輝光。

《妙法蓮華經功德品》有云:“若自書經,若教人書經,于供養經卷。不須復起塔寺及造僧坊供養眾僧,兼行布施持戒精進一心智慧,其德最勝,無量無邊。”中國自古視經敬視如佛。供養法寶,類同建寺供像,于功德無量。

敦煌的經卷雖在鳴沙中千年封存,但愿力未減。千年的菩提智慧,無數人的虔誠信仰,幻化為護佑的神力,使今人有幸結緣供養傳承千百年來的佛門法寶。自北京榮寶拍賣首開“一念蓮花開.敦煌寫經”專場以來,各方善士于此廣結法緣,誠心請奉。故此,我司再接再勵,本次春拍共征得十二件敦煌寫經。虔誠的唐人把信仰寄托于筆墨之中,這些法寶莊重虔誠地散發著古人對佛法真諦的追求。望藏家珍此佛緣,迎請法寶。

LOT.765

8-9世紀 張大千寄贈羅寄梅 敦煌寫經殘頁

37.5×21 cm.

無底價

珍貴寫經殘片共計55枚,其中經紙染潢一共26枚,約為7-8世紀唐寫本。白麻紙部分為吐蕃時期寫本。分別為《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第六十二》《瑜伽師地論決擇分分門記卷第二》《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三百三十》《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四百五十一》殘件。

另附珍貴張大千當年赴敦煌臨摹壁畫并與羅寄梅夫婦合影照共7張。

1943至1944年,羅寄梅夫婦跟隨張大千赴敦煌考察,羅寄梅,湖南長沙人,我國早期著名攝影家。1930年7月,羅寄梅與王平陵、左恭、等40余人在南京成立了中國文藝社,成員眾多。因此羅寄梅與張大千、徐悲鴻、齊白石、傅抱石、李可染、等眾多文化藝術界的朋友都維系著極好的友誼。1941年6月,張大千率弟子徒眾一行十余人先期到達敦煌臨摹壁畫,1943年4月,羅寄梅偕夫人劉先追隨張大千來到敦煌,從此與敦煌及張大千結下了一世的緣分。三人于沙礫中拾獲了這些敦煌殘片。大千先生將所得的佛經殘片一部分留給了小孫女綿綿,剩下則全部贈予羅氏夫婦,這段經歷令大千先生和“憶梅庵”主人夫婦成為終生最密切的摯友。而大千先生不僅將一些私密的事物交與羅寄梅夫婦辦理,留下了許多往來信函,也將許多“可以居”、“環碧庵”案頭文玩送給“憶梅庵”主人夫婦留作紀念。它們不僅是張大千在敦煌臨摹時的記憶,也是張大千與羅繼梅夫婦之間幾十年深厚情誼的真實記錄。

拍品首尾兩端依次附有“1949年羅寄梅攝敦煌一角外景,途中左側橋上站立人物為張大千先生”、“羅氏夫婦與張大千攝于美國加州”、“羅寄梅和張大千先生攝于環蓽庵”、“羅寄梅夫婦赴加州探望張大千先生”、“1943年10月10日羅寄梅夫婦在莫高窟舉辦慶祝國慶茶會”、“1943年五月中旬羅寄梅夫婦拍攝完榆林窟后離開前往莫高窟時眾人送行場景”、“莫高窟藏經洞內景”等照片共7張。

LOT.766

8-9世紀 敦煌寫經 唐代歸義軍寫本 思益梵天所問經卷四

水墨紙本 立軸

28.2×24 cm.

無底價

首尾斷,經紙染潢,楷書書寫。這種字體小巧,間距緊密的寫經,由于其制式不同于主流而愈加珍貴,為歸義軍時期的寫經作品提供了極高的案例價值。

LOT.769

8-9世紀 敦煌寫經 唐代寫本 觀世音經

水墨紙本 手卷 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本

備注:本拍品符合國家文物局制定一級文物定級標準

61.6×19.4 cm.

無底價

此卷首斷尾全,經紙染潢,標準唐楷書寫,字字筆酣墨飽書寫工整,墨色如漆,唐韻十足,歷千年而猶新,唐韻濃厚,規整有度,魄力雄強,氣勢恢弘,展卷而觀頗具高尚華麗,蓬勃向上的盛唐氣派,多年來拍場僅有三件唐代觀世音經寫本上拍,此件為首次面世,為唐代書法臻品罕物,不可多得。千年法寶。

LOT.770

8-9世紀 敦煌寫經 唐代寫本 妙法蓮華經卷六 法師功德品第十九

水墨紙本 手卷 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本

備注:本拍品符合國家文物局制定一級文物定級標準

99.6×25.5 cm.

無底價

此卷首殘尾脫,經紙染潢,原紙未裝裱,淡淡烏絲欄,字體工整,氣韻流暢。楷書書寫規范虔誠,下筆干凈遒勁,用筆雄渾厚重,結字扁方,尖起尖收。氣勢磅礴,黃卷璨然,法華莊嚴,展卷后“兼收并蓄、有容乃大”的盛唐氣象躍然于紙上,真乃佛光四溢,實為千年墨寶。

LOT.771

7-8世紀 敦煌寫經 唐代寫本 妙法蓮華經卷七 妙音菩薩品第二十四

水墨紙本 手卷 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本

備注:本拍品符合國家文物局制定一級文物定級標準

175.7×26.4 cm.

無底價

此卷首尾斷,經潢打紙,砑光上蠟,紙質精良,烏絲欄格清晰,整卷為原紙。卷首位置有小片現代裱補,經文抄寫工整流暢,秀麗端莊,筆酣墨飽,唐韻十足。整體保存品相佳。

LOT.772

7-10世紀 敦煌寫經 唐代寫本 唐人寫經四件組合手卷

水墨紙本 手卷

備注:南京文物公司舊藏。寫經四段,由十竹齋裝裱一體。上世紀70年代入藏十竹齋,并被文物系統定為國家一級文物,手卷上帶文物公司老簽。

126.9×25.2 cm. 50.7×25 cm. 47.9×25.2 cm. 46.9×24.9 cm.

RMB: 200,000 -300,000

整卷為民國時期舊裝裱,裝裱考究。卷首部位貼有南京文物公司字樣老簽。

第一段《妙法蓮華經卷第一、方便品第二》,7-8世紀唐寫本。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本,高25.2CM,長126.9CM。首殘,經紙染潢,書法遒勁有力,筆酣墨飽,收放自如。

第二段《佛說佛名經卷第七》,9-10世紀歸義軍時期寫本。后魏北印度三藏菩提流支譯本,高25CM,長50.7CM,26行。墨色漆黑,字體豐腴,筆筆虔誠。

第三段《妙法蓮華經卷第三、藥草喻品第五》,7-8世紀唐寫本。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本,高25.2CM,長47.9CM,28行。首脫尾殘,經紙染潢。楷書書寫,字體端正秀美,溫文爾雅。

第四段《妙法蓮華經卷第一、序品第一》,7-8世紀唐寫本。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奉譯本,高24.9CM,長46.9CM,28行。首脫尾斷,楷書書寫,用筆巧妙,法度嚴謹。

LOT.773

8世紀 敦煌寫經 唐代寫本 梵網經 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第十

水墨紙本 手卷 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

備注:

1.許承堯舊藏

2. 本拍品符合國家文物局制定一級文物定級標準

178×24 cm.

RMB: 200,000 -300,000

經紙染潢,淡淡烏絲欄,書法體態飛檐,靈動有趣,個性十足,率意自然,沉厚雄渾,端莊持重,為千年書法墨寶,遺世孤品。此卷為許承堯舊藏,《梵網經》乃佛教大乘戒律經典,全稱《梵網經盧舍那佛說菩薩心地戒品第十》。

后秦鳩摩羅什譯,分上下兩卷,此存續篇及上卷一部分。以紙張筆跡可辨序與卷上部分應為不同時期兩人書寫,接紙為歸義軍時期紙張,應為道真補經時期拼接成一卷。為難得唐代補經實物例證。特別是梵網經序保存完整,此件存世罕見,為民間散藏流通敦煌寫經《梵網經》孤品。

LOT.775

6世紀 敦煌寫經 南北朝寫本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經卷十四 佛母品第四十八

水墨紙本 手卷 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本

備注:本拍品符合國家文物局制定一級文物定級標準

142.6×23.7 cm.

無底價

共3紙 ,首斷尾缺,背部托裱,有烏絲欄,紙張連紋明顯表面光滑細膩,墨色漆黑,書法隸意濃厚,具有濃厚的六朝時期書法風格。書寫法度莊嚴,用筆如有神,卷面古風古意,行筆柔美雋永,節奏平穩,氣韻流暢,整體上干凈利落十分可愛,仔細觀察每一個字都極富變化,收筆稍事停頓,給人以迅疾,暢快之感,惹人愛不釋手,點畫之間,多有異趣,可謂幽深無際,古雅有余。莊嚴敦厚,書寫規整秀麗,整卷歷經一千五百余年歷史滄桑,佛祖庇佑,保存品相猶新,南北朝時期書法存世鳳毛麟角,廖若晨星,乃彌足珍貴,可堪藏界重寶。

LOT.777

8世紀  敦煌寫經 唐代寫本 妙法蓮華經卷第一 序品第一

水墨紙本 手卷 后秦龜茲國鳩摩羅什譯本

鈐印:蘇宗仁、百一硯齋、竹蔭草堂、慧、如意寶、上善、樂壽、生生見佛世世聞經、凈行樂壽禮、如意寶藏。

著錄:

1.《世界民間藏中國敦煌文獻》P58

2.《成賢齋藏敦煌遺書》

備注:

1.蘇宗仁舊藏

2.本拍品符合國家文物局制定一級文物定級標準

860×25 cm.

RMB: 500,000 -1,000,000

共21紙,共465行。此卷首脫尾全,有烏絲欄,全卷為原紙染潢,黃卷璀璨,楮墨精良。唐代重書學,特別在初唐、中唐、盛唐,寫經的書法水平一般非常高。此經書法結體工整勻稱,行筆遒勁舒展,豐腴秀麗,筆酣墨飽,帶原桿,帶經名,千年猶新,甚為難得。楷書用筆工整嚴謹,筆畫挺拔端莊,行筆流麗,字體結構穩妥合理,卷首卷尾背面有“唐經上品”四字。著名敦煌寫經藏家蘇宗仁舊藏,8米余長,萬不存一,為極為難得的千年書法墨跡,盛唐法寶,寫經珍品。

LOT.778

7-8世紀 敦煌寫經  初唐寫本  大般涅槃經卷第十五  梵行品之二

水墨紙本 手卷

1130×26.5 cm.

備注:本拍品符合國家文物局制定一級文物定級標準

RMB: 1,200,000 -2,500,000

共 23 紙, 每紙均 28 行,行約 17 字,呈開寶卷,經紙染潢并砑光上蠟,捶打細膩,表面光滑均勻,紙薄如翼,千年展卷如新,平整如初,此紙制作技術之精良,讓人嘆為觀止,淡描烏絲欄格,通卷整齊劃一,纖細隱見,此卷楷書用筆,未脫隸意,秉承隋代遺風。開啟寶卷遠觀沉雄厚重,工整嚴謹,寶華莊嚴,讓人心生敬畏,近觀字字筆酣墨飽,黑亮如鏡,包漿渾厚,用筆巧妙,柔美雋永。雖歷經千余年歷史變遷,此卷首尾完好無缺,燕尾部分仍然是原軸保留,卷面干凈整齊,品相一流,實屬千年法寶,異常珍貴難得。

明成祖朱棣也在《永樂御制經序》中這樣描述:“善信之士,果能洗滌懺悔,崇信三寶,盡忠盡孝,行仁行義,弘發誓愿,受持諷誦,則身家吉慶,命運亨通,子孫蕃衍,消災度厄,增福延壽,延及九祖,咸獲超濟。”

本次榮寶19春拍佛教藝術專場呈現此冊宣德御制《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五百六十八》明代皇家佛門圣寶,便為當中絕例,當制于宣德五年(1430年) ,在十五世紀初御制品中出類拔萃,誠中國古籍重冊。

LOT.782

明宣德  御制《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五百六十八》

羊腦箋描金冊頁 

40.5×14.5 cm

RMB: 1,200,000 -2,500,000

明代內廷繕寫精制的佛典經卷,如同其帝后的印章,可謂存世鳳毛麟角寥若晨星。

此件宣德宮廷御制羊腦箋金字寫經是當時明代內廷制作、工藝,以及書法的最高水平,今存世鳳毛麟角,而這類宮廷寫經,更是殊勝至極,無論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均是難以衡量。

宮廷寫經還有一種重要的寫本是臣工寫經,臣工寫經是朝廷重臣奉皇帝敕命手寫的經書,據《中國宮廷善本》一書介紹:清代皇帝虔誠發心,會與每月初一、十五朔、望二日和四月初八浴佛日,還有皇帝的生日,稱為萬壽節抄寫經書,還會敕命朝廷重臣和皇帝身邊的伺從在太后、皇帝的生日,或宮中重大慶典特殊日子里,用泥金或墨書精抄佛經進呈入宮。有資格進獻手寫經書的,均是位尊權重有身份有地位的大臣,或是皇帝得寵的朝廷大員。本次榮寶拍賣宮廷法寶專題征集到一件乾隆宮廷寫本臣工泥金寫經,精美異常,殊為難得。

LOT.781

清乾隆  宮廷寫本《佛說觀無量壽佛經》

磁青描金冊頁

19×10.5 cm.

RMB: 500,000 -1,500,000

北京故宮博物院圖書館現存的清代名臣寫經進呈本是很具宮廷特色的特藏文物,裝潢考究,精美華麗,很能代表清前期書籍裝幀工藝的最高水平,紙張為宮廷庫磁青,上下花邊為如意館繪制西蕃蓮紋,寫經字體恭繕精寫,富麗堂皇,最能反映出清代館閣體書風的面貌。泥金寫經熠熠生光,恭楷墨書古雅端莊,更有名家精寫袖珍小經卷,蠅頭細書,一筆不茍,顯示出非凡的書法功力。宮廷金字經是皇宮供奉的圣物,極少流出宮外,有豐功偉績的大臣,皇帝會賜一冊供奉。極其珍貴的宮廷寫經是用金寫成,是內務府用最上等最純的黃金經過特別調制的,特點是奢華、醒目、經久耐用,能歷數百千年而不褪色,誠乃宮廷法寶。

一念蓮花開 · 敦煌寫經專場

拍賣時間:2019-6-13

拍賣地點:北京富力萬麗酒店三層A廳

來源:
作者:
理財師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