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飞车天蓬怎么改
新金融搜索:
首頁 > 保險 > 保險公司

App平臺投保容易理賠難 眾安保險被指雙重標準惡意拒賠

發布時間:2019-04-24

App平臺投保容易理賠難

眾安保險被指網上網下雙重標準惡意拒賠

就在《法制日報》記者發稿前,浙江杭州的施先生收到眾安保險的拒賠通知書,理由是投保時對既往疾病未做如實告知。然而,施先生卻向記者反映,眾安保險此舉屬于網上網下雙重標準,單方違約惡意拒賠。

百度百科顯示,“眾安保險”是國內首家互聯網保險公司。由螞蟻金服、騰訊、中國平安等國內知名企業,基于保障和促進整個互聯網生態發展的初衷于2013年9月29日建立。眾安保險業務流程全程在線,全國均不設任何分支機構,完全通過互聯網進行承保和理賠服務。

2018年,施先生通過“眾安保險”App購買了“尊享e生旗艦版(家庭版)”保險產品,電子保單顯示,施先生只要支付1526元保費,即可享受一年的醫療保障,保險金的支付設定為惡性腫瘤300萬元、一般醫療300萬元。

2018年雙方未發生理賠事宜,2019年1月23日,施先生進行了續保。此后因冠心病住院,發生醫療費用3.39萬元。然而等到理賠時,保險公司卻告知他,在病歷材料上發現其30年前曾患乙肝,后痊愈。屬于“對既往疾病未做如實告知”,并以此為由要求終止合同。

施先生告訴記者,他在App上投保時,網上設置程序中并沒要求對既往病史告知,然而到了理賠時卻以此拒賠,屬于惡意違約的失信行為。

“更何況,把30年前患過卻痊愈的乙肝和30年后的冠心病扯在一起有多么牽強附會。我倒要反問,這30年中患過感冒、拔過牙齒,是不是也可被解釋為‘未做如實告知’呢?”施先生說。

其間,眾安保險對施先生的一系列質疑未作答復,僅給出一份空白理賠協議要施先生簽字,答應支付本次醫療費用,但前提是必須就此終止合同,

也不得再通過其他途徑主張權利,還被要求保密,不得向第三方泄露協議內容。

這份協議被施先生拒簽后便有了開頭一幕。施先生說:“眾安保險之所以這么做,就是想花點小錢終止合同,因為他們擔心今年我還有可能發生其他醫療費用,畢竟保險的上限是300萬元。”

然而記者在剛剛拿到的拒賠通知書上看到,眾安保險要退還的保費僅限2019年,也就是說,施先生2018年的投保至今還是被眾安保險認可的。

為了驗證施先生的境遇,記者登錄眾安保險進行了試投,發現流程中有既往病史這一選項,而系統設定的既往病史幾乎涵蓋所有疾病,記者選定乙肝后,系統立即顯示“未能通過投保審核”。記者又選擇了其他諸如“中耳炎”的疾病也被拒保。

對此,施先生解釋說,他和幾個朋友在2018年投保時根本沒有這些復雜操作,估計是眾安保險后來逐步完善的。由于當時用手機投保,所以至今未看到書面合同,其間也曾以書面形式向眾安保險索要,卻被置之不理。導致他要維權時手無只字。

記者撥通了眾安保險的客服電話,接線員答應就記者提出的問題通知相關業務部門作出答復,不過截至記者發稿時也未接到眾安保險回電。

據悉,近年來此類互聯網保險糾紛不在少數。中國銀保監會發布2018年度保險消費投訴情況顯示,去年互聯網保險消費投訴1.05萬件,同比增長121.01%。其中主要問題集中于銷售告知不充分或有歧義、理賠條件不合理、拒賠理由不充分等。

為此,記者采訪了華東政法大學保險法研究所所長李偉群教授。他說,在網上投保時,只要滿足保險人設置的投保條件,繳費之后即完成要約。保險公司網站系統生成的電子保單,就相當于同意承保的承諾,保險公司應當遵循,不可違約。另外,關于既往疾病的詢問,除了具體名稱之外,還應嚴格限制合理期間,而非那些非常久遠的疾病。

他還告訴記者,近年來互聯網保險糾紛之所以持續增多,是因為互聯網保險監管層面存在缺位現象,監管力度沒有跟上互聯網保險發展的步伐,其中尤以跨地域投保糾紛、保險賠付電子化證據的法律效力等問題為主。

李偉群建議,今后要進一步健全互聯網保險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律法規,建立專業性的互聯網保險消費者保護機構,合規合理、快速高效地解決互聯網保險法律糾紛問題。同時,互聯網保險信用體系、互聯網保險糾紛多元化解決機制、互聯網保險人償付能力監管制度的建設迫在眉睫。

(文章來源:法制日報)

來源:法制日報
作者:
理財師推薦